雅拉冒险笔记 第二百六十三章 故事的开端

2019-10-12 22:51:15 来源: 柳州信息港

雅拉冒险笔记 第二百六十三章 故事的开端

“是的,你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过分的人是我才对。”奈莉并没有因为潘尼斯提出的问题而感到意外,她知道,自己的要求实在很过分,起码对于潘尼斯来说实在很过分,潘尼斯只是用追问来作为答复,就已经显得很镇定很平静了,镇静的都让奈莉有些难以置信。因此,女骑士只是叹了口气,沉默了片刻,才苦笑着说道:“既然你想知道一切,那就要从初说起了。”

“初?”潘尼斯及时的插了一句:“是雅拉创世那个时代吗?”

“你到底听不听?”明明是很沉重很严肃的话题,潘尼斯偏偏用随口的一个问题,彻底打散了奈莉心里的压抑和悲伤,奈莉习惯性的伸出两根手指,用力掐在潘尼斯的大腿上,咬着牙恨恨的说道:“你再这么捣乱的话,我就什么也不说了。”

“我错了,请务必原谅我。”潘尼斯的道歉技巧已经越来越熟练了,弯下腰双手合十举过头顶,脸眼睛都不眨的就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整个过程流畅的像水流一样,没有一点迟滞:“我一定改,下次再也不敢了。”

“你这个家伙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奈莉头痛的抱怨道:“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呃,是自学的。”潘尼斯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咧着嘴嘿嘿笑着说道:“放心吧,我还会继续努力学下去的。”

“我太感动了,不过千万不要再努力了。”奈莉纠结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却又叹了口气说道:“好了,凯尔,已经可以了,我知道,你是为了不想让我心情太压抑,才会用这种方式来帮我调整,甚至希望我可以乐观一点,但是,已经不用了,这么多年来,我早就把一切都已经看清了,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已经做出了决定,而且认定这个决定是正确的,也不打算再改变它

,所以,我希望你能让我把想说的故事说完,毕竟这是我一次给你讲故事了。”

“只是也许而已。”潘尼斯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了,板着脸沉声道:“是或者不是一次,现在还远远不到决定的时候。”

“好吧,好吧,如果你坚持,那就加上一个也许吧。”奈莉看潘尼斯的目光,就像看一个任性的孩子一样,宽容的微笑着说道:“应该说,毕竟这次也许是我一次给你讲故事了,这下满意了?”

“好,我明白了。”潘尼斯用尽力气,才让自己的情绪和声音都尽量保持正常,只是略显干涩的说道:“你说吧,我会做一个好听众的。”

“谢谢你了,凯尔。”奈莉淡淡的微笑着,把头重新靠在潘尼斯的肩膀上,眼神开始变得空洞,思绪像是回到了从前的日子:“当时,我抢在你的前面,迎面撞上了达纳库斯的神魂,你给我闭嘴,我知道你想要纠正,是你先后退的,但是,现在是我说,不是你说,是不是我太久没有咬你了?”

“你以为你是迪利吗?”潘尼斯低声嘀咕,但是看到奈莉投射过来的危险的眼神,还是很明智的选择了投降:“好吧,我闭嘴,我闭嘴。”

“这样才对。”奈莉满意的点点头,继续回忆道:“没有经历过那一刻的你,恐怕很难理解一个神魂闯入自己身体,想要撕裂吞噬自己灵魂时的感受。那种感觉非常痛苦,而且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如果一定要表达的话,就像是身体上的每一块肌肉,都被一条一条的撕裂,再把骨头都磨成粉末一样,简直是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

潘尼斯很守信用的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揽住了奈莉的肩膀,女骑士的肩膀被厚重的铠甲覆盖着,搂上去相当坚硬,但是明明有东西覆盖,却还是可以从触觉上感到她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显然,那份痛苦给她留下了难以忘却的回忆。

“呵呵,那种痛苦真的不想再回忆起来,哪怕只是想一想,都可以感到当时灵魂深处那种身体被揉碎了一样的痛苦。”奈莉拍了拍潘尼斯搭在她肩上的手,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低声说道:“不用担心,那只是回忆带来的错觉而已,我没事的。”

“我知道你没事。”潘尼斯板着脸,把女骑士的肩膀搂得更紧了:“但是我有事。”

“扑哧。”奈莉忍不住笑出了声,顺手拍打了几下潘尼斯的大腿以示惩罚,翻着白眼嗔怪地说道:“你也不许有事。”

“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潘尼斯一脸正经的推开奈莉的手说道:“而且,刚才是谁说要严肃一点的。”

“还不是因为你。”奈莉充分的诠释了什么是潘尼斯所指的不讲道理,也不等潘尼斯反驳,就急匆匆的说道:“反正就是很痛苦的,**上其实一点都没有受到伤害,但就是感觉极度痛苦。不仅如此,而且因为神魂入侵,我的脑子里涌入了大量记忆的碎片,一个个琐碎的,不连贯的碎片,也不知道这是多少年的记忆,一万年?十万年?一百万年?谁也说不准,总之很多很多,感觉大脑就想要被撑爆了一样,我甚至觉得,达纳库斯是故意这样做的,因为这样可以瓦解我的抵抗。必须承认,他几乎成功了,我差一点当场就失去了意识,我想,如果那时候我真的失去意识的话,就再也没有机会再醒过来了吧。”

“而且我们恐怕也都会死。”潘尼斯点头道:“幸亏你支持住了。”

“恩,我支持住了,因为他犯了一个错误。”奈莉歪过头,温柔的看着潘尼斯说道:“他不该这么做的。”

“死亡诅咒吗?”潘尼斯若有所思的说道:“当时我脑子比较混乱,不是特别肯定,不过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这个时候吧。”

“是的,死亡诅咒。”奈莉微笑着点头道:“在我几乎已经无力抵抗的时候,他也许是因为没有占据到想要的**,也许是因为被几个凡人打击的很狼狈,总之他很愤怒的想要展开了报复,选择的目标就是你,方法就是死亡诅咒。”

(未完待续。)

...

陇南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乌鲁木齐治疗早泄方法
朝阳治疗盆腔炎费用
陇南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乌鲁木齐治疗早泄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