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欲封天 第一百三十章 神葫七兄弟

2020-02-15 20:59:00 来源: 柳州信息港

龙欲封天 第一百三十章 神葫七兄弟

源始森林广阔无边,孕育着无数的凶兽,各种天材地宝,修炼资源,在这里应有尽有,无数的大机缘,皆在源始森林中蕴育。

传说,这片森林,是无尽岁月之前,一个种族的起源之地,只是这个种族后来消失了,但是,在这里还是有着他们的踪迹,以及无数逆天机缘,敢于闯入源始森林中的修士,都是为了那传说中的机缘。

至于最为强大,令人向往的机缘,无非便是传说中的本源之力,创造一个物种的本源之力,若是有人能够得到并将之炼化为己用,那代表着……神!

无所不能的神,可以毁灭,也可以创造的神!

尽管只是个传说,但是,却依旧引得无数人向往,包括许多实力强大的老怪物,也是暗中觊觎,只是却不敢闯入此地。

作为最古老的森林之一,这里有着难以想象的存在,那些老怪物不敢,也不能随意进入,一旦这些打破平衡的老怪物进入,那些平时沉睡的存在,便会苏醒。

凶兽虽然凶残,奉行弱肉强食法则,但是,它们在无形中保持着一个平衡,不会打破,而一旦有着绝强的存在出手,这个平衡便会被打破,而造成的后果,将是难以估量的。

在这无数的寻宝人之中,穆天辰也是其中一个。

自从与朱师兄一战,将朱师兄斩断一臂之后,穆天辰便知道,他与百炼宗算是接下了仇,自己的身份,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暴露,因此,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提升修为,一旦百炼宗发布追杀令,那他可真的麻烦了,而且,七星门也必然跟着遭殃,他虽然与阎鸿羲有仇,但是七星门还有着他在乎的人,沐香儿,云天行,凤舞,以及……不知道是敌是友的青璇。

“针对我不要紧,希望你不要太过火,否则,此生定然搅得你鸡犬不宁!”

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穆天辰铁了心要跟百炼宗耗上,百炼宗就算能啃掉穆天辰这块骨头,也得崩掉一颗大牙。

……

这一天,穆天辰穿梭在丛林之中,身形如电,迅疾如风,每每脚尖一点,都会窜出十数丈远,看起来是那般的飘逸淡然,只是,他的脸色却不太好看。

“混账小子,给老子站住!”

“该死的,这小混犊子怎么跑那么快,大家加快速度,截住他,我一定要整死这犊子!”

“废了这丫的!”

“……”

在穆天辰身后百余丈外,数道身影亦如狂风般往前冲去,紧追不舍,数道强盛的气势,在他们身上萦绕,好似烈焰般炽热夺目,令人震撼不已。

这七人,在这源始森林中十分出名,只要在源始森林中呆过一段时间的,只要一说‘神葫七兄弟’,必定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谓是‘声名远播’。

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神葫七兄弟已经是老手了,遇到强者装孙子,遇到弱者装大爷,顺带着抢劫,若是遇到稍有姿色的女子,劫财又劫色,可谓是无品至极,端是最为卑鄙的恶徒,是原始森林中中最让人痛恨的一伙恶匪。

只是,神葫七兄弟的实力并不弱,一个六变圆满,一个六变中期,一个初入六变,剩下四个皆在五变之境,如此实力,只要不是踢到铁板上,一般不会出问题。

曾经有一位化龙七变的修士追杀他们,却被神葫七兄弟逃脱,自那之后,他们‘威名’更盛,更是少有人敢去招惹,基本见到他们七个就躲着走。

穆天辰在前方狂奔,神葫七兄弟紧追不舍,一边叫嚣怒骂着,一边舞动手中利刃,杀气腾腾,显然手上沾满鲜血,一旦穆天辰落在他们手中,绝对没有好下场。

“你们七个孙子追大爷一个,你当大爷我傻啊,一看你们就是没脑子。”

穆天辰一边狂奔,一边挖苦着,脸色虽然凝重,但是却并不甚在意,他的凌风五步已经达到极高的水平,这七个人,短时间内根本不到他。

狂奔之中,穆天辰不禁暗暗庆幸,自己将凌风五步修炼到如此境界,更是庆幸,在之前让净元灵竹将他的灵湖全部净化了一遍,此时,穆天辰的九个灵湖,全部闪耀着晶润宝光,无比精纯,而且,全都达到了三变巅峰,九里九的灵湖,只差半步,就能突破了。

之所以修炼的如此之快,全得益于这片源始森林的丰富资源,穆天辰在这几天内,接连发现了数株地级、乃至天级的药物,炼化之后,大量的灵力补充,仅仅三天,穆天辰就再次回到巅峰,战力更加强劲,要不然,他又如何敢从神葫七兄弟的手中,抢走那株半灵草呢。

焦蛇藤,通体焦黑,好似烧焦,体型弯曲似蛇,顺着地面生长,若是打眼一看,定然以为是一条漆黑的毒蛇。

焦蛇藤有根无叶,只有一条藤蔓,它每提升一个品级,都会生长一寸,穆天辰从神葫七兄弟手中抢夺的焦蛇藤,足足有着十二寸之多,已然达到了天级极品,只差一步就能成功晋升下品灵药,生出灵智了。

而这焦蛇藤,与那狂暴果一样的价值,都是炼制破禁丹的主药,事实上,破禁丹的炼制,只需要二者之一即可,但是两者一起使用也可以,效果更佳,一旦焦蛇藤与狂暴果一起使用,有很大的几率,会炼制出灵药破禁丹。

本来,这株焦蛇藤并不是神葫七兄弟发现的,发现者是一个出来历练的少年,在一处悬崖峭壁上,紧贴石壁,穆天辰本来也不打算抢夺,但是,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神葫七兄弟却是出现了,二话不说,直接杀了那少年,这让穆天辰很是恼怒,虽说这个森林之中,你不杀人,别人就杀你,但是,那个少年只是初入五变,完全威胁不到他们,而神葫七兄弟却一句话不说,直接下杀手。

惨死的少年,让穆天辰回忆其当初的自己,那时流浪的自己,若不是运气好,恐怕也会如这个少年一般,惨死在一些‘人渣’的手中。

“人渣!”

穆天辰只是说了两个字,便直接以凌风五步,从峭壁上摘下焦蛇藤,甚至反手一掌,打断了老四的手臂,让那暴怒的神葫七兄弟紧紧追赶。

穆天辰不后悔,这七个人渣,实在是太招人恨了,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却也不会如此霸道,视人命如草芥。

“混账小子,给大爷站住,在不停下,别怪大爷不客气了!”

神葫七兄弟中的老大怒吼,这是一个脸上有着一道斜斜刀疤的雄壮男子,这道刀疤让他看起来更加的狰狞可怖,事实上,他本人也是无比凶残,只是他的脸色却有些发白,虽然是怒吼,却给穆天辰一种不阴不阳的感觉。

“你个老疤脸,真是不要脸,你有种给大爷不客气一个看看?哈哈哈,老乌龟,你有种吗?先追上大爷再说吧,哈哈哈!”

穆天辰脚下不停,速度更急的向着森林深处跑去,他知道,在源始森林的外围,虽然没有什么危险,但是他也摆脱不了这七个家伙,只有进入森林深处,借助那些强大凶兽的力量,才能摆脱,甚至灭杀这七个人渣。

“你……你……你找死!”

疤脸老大那发白的脸上,顿时一阵青红变换,眼中的杀意几乎要喷出来了,而在他身旁的六个兄弟,也是齐齐色变,看向穆天辰的目光中,充斥着无与伦比的杀意,若是目光能杀人,他们七个已经将穆天辰刺得千疮百孔了。

七人怒吼,疯了一般的催动身法,尤其是疤脸老大,更是横冲直撞,前方若是有着稍小一点的小树,他都不带闪躲的,如蛮牛般直接撞过去,将小树撞个粉碎,而他的速度却未曾减缓多少,可见这疤脸老大的实力是何等恐怖。

“吗的,这几个混蛋疯了吗?速度提升的这么快?”

穆天辰一惊,仅仅一个瞬间,本来还有着四百多丈的距离,但是现在已经缩小了近百丈,而且还在迅速的缩小着,越追越近,让穆天辰的眉头直跳,心中暗骂不已。

事实上,穆天辰并不知道,他随意骂出的几句话,却是正中疤脸老大的伤处,而且还是血淋淋的撕开了他的伤疤。

疤脸老大当年因为意图对一女子不轨,却被女子一脚将某个部位踢得粉碎,直接爆成血雾,因此,疤脸老大悲催的成为了不男不女,而这,也一直是他的伤痛

,让他的性格扭曲,几近变、态的缘故,也正是如此。

穆天辰直言他有没有种,这完全就是生生撕裂他的伤疤,血淋淋的一片,疤脸老大和他的结拜兄弟如何能不怒?

当然,穆天辰就算知道了也不会顾忌,反而会以此攻击,加深对方的伤痕。

神葫七兄弟犹如坦克般碾压前方的一切,穆天辰与他们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短,当一刻钟之后,穆天辰甚至感觉到,自己背后,七道如剑芒般犀利狂暴的气势,令他浑身寒毛乍起,手脚一阵的冰冷。

看着越来越近的双方,疤脸老大的表情越发的阴沉狰狞,眼中闪烁着血腥的目光,他在狂奔之中,忍不住舔了舔舌头,露出一个嗜血的冷笑,配上他的疤痕,宛若魔鬼的笑容,狰狞可怖。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亲手掏出穆天辰的心,仔细的品尝。

疤脸老大的爱好,虐杀年轻男女,生食人心。

“小子,我不会让你死,我让你看着,大爷如何把你的心脏一口一口的吃下去!”

疤脸老大的手中,锋利而厚重的长刀,已经响起渴望鲜血的颤鸣声,煞气倏地散开。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