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江西明代藩王墓出土文物在南京朝天宫展出

2018-12-07 01:14:39

江西明代藩王墓出土文物在南京朝天宫展出

金凤簪

玉带板

组玉佩

金镶玉发簪

江西明代藩王墓出土文物在朝天宫展出

“满堂金玉”里窥探明王朝的兴衰之谜

明朝时,有3个家族的王爷分封在江西,他们分别是淮王、益王,以及常以“反派”形象出现的宁王。半个世纪以来,考古部门在江西发现了几十座王爷与其家族成员的墓葬,出土文物达数千件之多。其中90件至为精美的金玉器,于上周末在南京市博物馆(朝天宫)展出,为期2个月。

纯玉腰带还不是奢华的

此次“藩王展”特点就是“壕”,从质地上看,文物只有三种:金、玉、金镶玉,它们集中在一间展厅,颇具“金玉满堂”的视觉冲击。

不过对于身为朱姓血脉的王室成员,金玉只是日常生活用品。就拿腰带来说,王爷和百姓用的相比,王爷的上面要穿玉板。要穿多少呢?比如第2代益王朱厚烨王妃王氏的腰带上,矩形、圆形玉板有19块,它们主次不等,合围成一个圆,工匠在作为主图的玉块上雕刻了海浪、蛟龙,刀法细致到把龙鳞用格状的刻线表现出来。配图部分,前面是蝙蝠,后面是喜鹊,并饰以祥云,意为“前福后喜”。

这条腰带放之当下足令所有品失色,但在史书中,朱厚烨却以“生性朴素,生活淡泊”着称。这不一定是修史者歪曲事实。我们知道,玉带在南北朝时初现雏形,明代已发展成为官服的重要组成部分,代表的是不可触碰的等级制度:只有帝、后、妃、嫔、未婚公主、太子、亲王、亲王妃、世子、世子妃、公、侯、伯、驸马、一品文武,以及皇帝特赐之人可以用玉带。由于当时工艺技术已经成熟,甚至出现镶玉嵌宝的金带板,相比之下,一条纯玉也就难称“”。“藩王展”共有六、七套不同的玉带板“列队”展出,可供对比、品鉴。

明代组玉佩饰件长达半米

今天的男性如果身上佩挂饰件过多,友好的人会叫他“搞艺术的”。而明代的组玉佩饰件长达半米,七尺男儿,挂在腰间,左右各一,步幅加快,玉石碰撞,玎珰作响。这并不是当时流行“中性风”,而是对礼法的尊崇。

“藩王展”中,有一副银钩玉佩,其构成非常繁复,由珩、瑀、琚、璜、冲牙、玉滴以及小玉珠等各部件串连起来。这副玉佩在第5代益王朱翊鈏的棺椁中发现,是他的陪葬品。有趣的是,玉佩的纹饰图案杂乱无章,玉色也不同。考古专家认为,这副玉佩是拿别的玉器改制、拼凑的。

可能是当时益王府缺钱,只能凑一副组玉佩。根据《明史舆服志》,明代组玉佩使用有严格的规定,什么身份用什么样的,多用不行,少用不行,不用也不行。因此,王爷想在生活用品上节约点开支也难。

几家王爷的命运天壤之别

“藩王展”涉及的几个王爷,命运各不相同。益王、淮王家族保持到,与明朝一同覆灭,宁王则差点变成皇帝。

第1代宁王朱权是朱元璋第17个儿子,初的封地在今天内蒙古。宁王的职责是守卫北方边境,手握当时精锐的骑兵部队“朵颜三卫”。朱棣发动靖难之役时,觊觎朱权手下精锐,胁迫他共蹚浑水,并承诺事成之后共享天下。朱棣登基后没有兑现承诺,反而剥夺朱权兵权,将其改封到南昌。朱权从此只求自保,一心修道。

几十年后,朱宸濠继承第5代宁王,当时在位的正德皇帝朱厚照不理国事,刘瑾等权监把持朝政。朱宸濠认为第二次“靖难”的时机已经成熟,故而纠集军队,直扑南京,再图北上。仅一个多月,被王阳明击败、活捉。朱宸濠“进军南京”变成“押送南京”,身份从“家人”变成“敌人”。朱宸濠被处决后,明政府撤销分封,再无宁王。

“金枝玉叶”成为国家的沉重负担

历史学家黄仁宇在《万历十五年》中,多次提到明朝的方针是“以德治天下”,强调等级与秩序。即使在发生“靖难”等僭越后,仍会若无其事地声明嫡长子继承制不可侵犯。而藩王展中,这些登峰造极的金玉饰品,只是礼法的外现形式之一。儒家经典《礼记》中,就有《士冠礼》一篇,可见对于古人,穿着打扮是一个严肃的话题。南京市博物馆的王涛告诉,明朝实行“隆礼”,将礼法秩序的重要性拔高,有其历史背景。元代由少数民族统治,汉族传统文化受到一定程度的破坏,明朝通过隆礼,复兴汉族传统文化,以“正统”的面目出现在世人面前,也有利于凝聚人心。

和此次展出的文物一样,明代的藩王由于皇室血统也有“金枝玉叶”之称。朱元璋和刘邦的观点类似,他认为元朝不封藩,形成中央孤立,一旦地方叛乱,各地往往望风而降,叛军会直取首都,因而将诸子分封。有明一代,共有48位王爷被封藩。这里48不是指48个人,而是48个家族。经过200多年的繁衍,“金枝玉叶”们成为国家一项沉重的负担。

初规定,宗室不能参加科举,也不能从事农、工、商业,他们只能拿国家固定的“死工资”,比如王爷的年薪是俸米一万石。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口越来越多,万历初年有3万人,明亡时达20万之多。国家已经无力供养,比如嘉靖中叶全国每年供北京粮食400万石,而宗室则需要853万石。因此也普遍出现了欠薪的情况,等级较低的宗室生活情况很差,出现了“年逾三十不婚,暴露十年不葬”的现象。直到明末时,国家才允许宗室和平民一样参加科举,但他们习惯了寄生虫式的生活,无法与寒窗苦读的学子竞争,进士者寥寥无几。

翻斗章
回收ic
东莞小产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