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蛊 百二十八章 人心尽失

2019-10-12 21:53:54 来源: 柳州信息港

炼蛊 百二十八章 人心尽失

“石聪天……死了!”

顿时,大殿上响起一片急促的呼吸声。

步灵空愕然,惊呼一声:“帮主,到底是怎么回事”

“石聪天昨日被押入监牢后,没过多久便突然大喊大叫,发疯癫狂,一头撞向墙壁,头破血流而死。”满伯玉沉声道。

“一头撞死的!”公孙止一听这话,脱口惊呼一声,“不会是畏罪自杀吧”

步灵空瞪眼过去:“公孙长老,石聪天到底有没有罪还两说,何来畏罪自杀一说”

公孙止呵呵冷笑:“不是畏罪自杀,谁会把自己一头撞死现在好了,死无对证。”

步灵空无言以对,人死了,的确死无对证,却还有另一层含义,那就是被杀人灭口了。

他只能强行辩解道:“昨日的情形你们也看到了,石聪天被打得遍体鳞伤,可能伤及什么要害之处,这才导致其发狂自杀。”

说着,目光瞪向了吴延宗。

“吴延宗,你怎么说”步灵空怒气冲冲道。

“这,这……”吴延宗始料未及,简直哔了狗了,急忙辩解起来。“属下在捉拿石聪天时,遭到其激烈反抗,他身上的伤是在那时造成的。饶是如此,我们下手很有分寸,没有造成致命伤。”

步灵空冷眼逼视,怒道:“那之后呢,你有没有对他私自用刑那份供词是怎么来的是不是屈打成招吴延宗,谁给你的胆子”

“我,我……”吴延宗不由得慌张起来,直冒冷汗,就在这个时候,沈炼摆了摆手,淡淡开口道:“帮主,有没有找仵作验尸,查清楚石聪天的死因”

满伯玉点点头:“仵作仔细查验过了,石聪天全身上下,的致命伤便在头部,就是他自己撞的。当然,仵作也说了,石聪天生前曾经被人用过大刑,手筋断了,几乎体无完肤,头部也有多处伤害,这可能是导致他发疯的主因。”

显然,满伯玉仔细查过,并也将石聪天的死归罪于吴延宗下手太重的缘故。

一听帮主这话,众人都有些后知后觉的恍然,终于明白为什么满伯玉一开始就用“吴延宗在未经任何授权的情况下,私自捉拿石聪天”这样的表述,原来根结在这里。

吴延宗顿时冷汗如雨,惊恐万状,好好的事情让他给办砸了,心里那叫一个悔恨。

沈炼平静道:“石聪天污蔑帮主

,吴延宗心中气愤,下手重了点,也是为了给帮主出气,情有可原。”

步灵空愤然道:“沈长老,话不能乱说,事实非常清楚,吴延宗将石聪天屈打成招,这份供词是无效的,甚至可能是构陷……”

等的就是这句话!沈炼立刻开口打断,大声道:“有没有污蔑帮主,很好证明,只要你问问帮主,供词上所述之事是真是假,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步灵空心里咯噔一下,帮主怎么可能承认供词是真地!

他缓慢地转过身面向满伯玉,其他人也几乎在同时跟着看向满伯玉。

一双双目光,仿若针扎一般刺在满伯玉身上。

满伯玉不想面对的情况还是发生了,他也知道,这件事他逃不掉,必须给个解释。

“诸位……”

深吸口气的满伯玉神色一肃,缓缓道:“林黄两大世家的确要开战了,我也是前几日才收到准信。为了避免恐慌,林家不希望将此事传开,我遵照指令,打算过阵子再告诉大家的。”

“果然要开战!”

众人全部屏住了呼吸。

“好一个石聪天,居然比诸位长老的消息还灵通。”荣春冷笑一声。

满伯玉连忙道:“石聪天到底是如何获知这个消息的,我也很纳闷,可能他有其他的消息渠道吧。”

公孙止忍不住急声质问道:“帮主是打算让我们也去参战吗”

“绝无此事!”

满伯玉摆手摇头,断然道:“关于这件事,我正要跟大家慢慢道来。不久前,沈长老加入本帮,屡立奇功,更是打跑了风妖,声名鹊起,并因此受到林家关注。

林家有意从怒鲲帮选拔一批人才,计划于秋中派出特使莅临怒鲲帮,挑选一些可造之材进入林家外族大力栽培。诸位,这是天大的好事啊!”

这是满伯玉绞尽脑汁思量了一夜才想出来的托词。

一听帮主这话,众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究竟有没有信服,不得而知。

孔侑缓缓低了下头。

他上次与满伯玉谈过此事,满伯玉根本没有提到这些。

只说,那是林家下令抽调人手,他也无可奈何什么的,还要孔侑领队参战!

那日之对话,与今日之情形,在孔侑脑海里两相对比,碰撞,只听喀得一声响,仿佛心里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那是几十年并肩的情义,是超越血脉的手足之情,是坚不可摧的信任,碎了!

这是谎言!

他在撒谎!

孔侑心情激荡,满伯玉这是笃定了他不会拆穿他的谎言,脸不红心不跳便说了出来。

“大战在即,林家哪有闲心选拔人才,这么明显的谎言,你骗得过谁,糊弄鬼呐!”低着头的孔侑惨笑起来,没有人注意到他的表情有多失望。

他用了一辈子才看清楚满伯玉到底是什么人。

心寒啊!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啊,果然是天大的好事!”沈炼忽然大笑起来,非常开心的样子。

他是真地开心,因为他知道,自己赢了。

满伯玉满口扯谎,人心尽失,简直是作茧自缚,自作孽不可活!

沈炼笑道:“帮主,到时候你可要大力举荐我呀,能进入世家外族历练,这是可遇不可求的机会。”

满伯玉哈哈笑道:“那是自然,到时候我个举荐你。”

沈炼又道:“如此一说,石聪天的确污蔑帮主,罪大恶极,死有余辜。”

转向步灵空,语气诚恳,眼中射出一道异色。

“步长老,我知道你爱护属下,不过,有时候知人知面不知心,石聪天就是一个例子,你当自省才是。”

步灵空深深凝视一眼沈炼,又看了看满伯玉,苦笑一声道:“沈长老说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当自省。”

沈炼从座位上站起来,朗声道:“诸位,既然林家要来选拔人才,我们理当好好表现,巧了,我正好遇见一件妖祸,有位名叫金仁玉的姑娘被困苍崖山,疑似落入金环蛇王之手,命在旦夕。如果我们能救出金仁玉,声威必然大涨,更能博得林家的关注。大家以为如何”

满伯玉一听此话,便是深深皱眉道:“你要攻打苍崖山”

沈炼摆手道:“不,我们只是去救人。”

“这有区别吗”满伯玉狐疑道。

“救人未必需要攻打苍崖山。”沈炼拱手一礼,“恳请诸位助我一臂之力,集合众人之力,救出一个人还是办得到的。”

孔侑抬起头来,他想起了沈炼找他谈过的话,支持他或置身事外,开口道:“救人乃是大义,我去!”

梁启竹也笑了笑,道:“我也去。”

步灵空看了看梁启竹,举手道:“我去!”

荣春对公孙止,元岸使了个眼色后,连忙道:“算上我们三个。”

边禅玉诧异的看着他们,过了半晌才回过神来,点头道:“沈老弟的事就是我的事,这个忙姐姐帮定了。”

“你们……”一个副帮主加上七个长老居然全部同意,只剩下李云星一位长老,脸色茫然,浑然不知为什么大家突然都要去救金仁玉,这个金仁玉到底是谁啊

他看向满伯玉,却发现满伯玉表情僵硬,脸色十分惨白。

突然间,孔侑,沈炼,梁启竹等七人全部站了起来,朝着满伯玉躬身行礼:“请帮主允许!”

李云星不懂发生了什么,满伯玉却是懂了。

这些人一旦去了苍崖山,秋中之前,他们是不可能回来的,如此一来,林家特使到来后,他身边一个人没有,把谁举荐上去

这无异于戏耍了林家,没法交代的!

“完了,全完了。”满伯玉颓然一叹,无力地挥挥手,道:“随你们吧。”

说完,他颤颤巍巍从座位上站起来,垂头丧气地走出议事大殿,在走出大门时,阳光照在他的身上,头发显得异常苍白,整个人仿佛苍老了很多很多。

“恭送帮主!”

沈炼朝着满伯玉的背影,作揖,一揖到底。

满伯玉回头看了眼沈炼,眼神无比复杂,一言不发地扭头而去。

……

次日,孔侑,沈炼等七位长老,率领一众蛊师,武师,浩浩荡荡离开怒鲲帮,前往苍崖山。

原本快马加鞭全速赶路,只要三五天就能赶到的路程,却因为各种不可名状的原因,走得异常缓慢。

比如,沈炼说自己屁股疼,不能骑马,受不了颠簸,必须用马车把他拉过去,马车还必须宽敞舒适,而孔侑等人有样学样,全部要了马车,于是众属下不得不弄来八辆大马车。

有大马车在,走路自然不能走小路了,必须走大路,以致于途中饶了很远的路途,走走停停,花了将近半个月才来到苍崖山脚下。

来到苍崖山后,沈炼便下令,所有人原地修整三天,养足精神再行动。

而这时候,秋中终于到了,林家特使如约而至,结果带走了一脸苦逼的李星云以及九个属下。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具体地址
汕头天佑医院治疗费用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通讯地址
汕头天佑医院有医保吗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公交地址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