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青峰以产业投行思维实施企业并购八

2019-01-14 08:41:04 来源: 柳州信息港

  杨青峰:以产业投行思维实施企业并购

  □江苏舜天国际集团杨青峰

  并购是兼并和收购的合称,是资本运作的高级形式。并购活动通过兼并、收购目标对象,达到扩展产业规模、调整资本结构的目的,进而实现企业发展战略目标。在并购铝镁合金楼梯扶手活动中,以产业投行思维推动企业并购,实现并购双方的管理协同、经营协同和财务协不要幽默过了头同,使并购双方达到“相互匹配的理想状态”。笔者认为应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适合的并购对象

  一项成功的并购活动首先要确定并购战略,然后在战略指导下选择目标公司,并进行财务规划和具体操作。选择并购目标是关键任务,之前必须要进行全面细致的调研工作。比如:并购企业的自我评估、目标企业的基本情况分析、并购依据分析、并购可行性分析、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评估等

杨青峰以产业投行思维实施企业并购八

。在金融思维推动的企业并购中,以上调研的内容主要由金融投行机构实施,提供专业化的方案设计、制定可行性研究报告等,而并购方主要是提供基本素材和做出终判断。在产业投行思维推动的企业并购活动中,尽管也聘请专业机构作为并购顾问,但是前期调研实施的主体已经不是中介机构,而是并购方本身。前期调研侧重于“实地调研”。实地调研是一种更为具体细致的调研方式,并购方可通过面谈访问、实地驻点等调查方式了解目标企业各方面实际情况,比如目标企业的实际经营情况、采购渠道及模式、企业员工素质及面貌等等。这些信息仅仅依靠金融投行调研是无法获得的,或者调研成本太高而无法实施,但由于并购方熟悉行业具体情况,由并购方推进实地调研则可以大大降低成本。比如企业在并购异地的一家目标企业时,可先派人驻在目标企业或目标企业所在地,就能够更加直观地了解当地的人文环境、企业经营效益情况、员工素质及文化状况等,从而为企业的并购提供更加真实、准确的信息资料。

  选择目标企业,也要从产业角度进行细致考察,这是以产业投行思维推进企业并购所需遵从的基本要点。并购方首先要都不为之所动审视自有的产业发展战略和布局,深入女式发夹了解自有产业链发展情况。对于投资相关产业的目标企业,要了解目标企业在产业链中的位置,对并购中的产业匹配进行合理预期。同时,对并购中存在经营、财务、管理等方面不协调的风险因素进行充分预计,并加以防范。对于不利于企业产业链完善发展,以及处于下游低利润环节的目标企业应当适当放弃。

  合理的并购方式

  在金融投行主导的企业并购活动中,金融投行一般对企业采取参股、收购股份及资产重组等形式。并购活动往往是一次性完成,并购方一次性出资控股或收购被并购方大部分股权。这种方式简单、直接,一定程度上能够提高并购效率。但是由于并购方与目标企业之间存在着信息不对称,并购方进入目标企业之后可能会进一步发现不利问题。比如逆向选择问题。如目标企业高管人员为了达到私人目的有意隐瞒事实、企业亏损或债务、技术专利等无形资产的真实价值,或者目标企业与并购企业内部知情人员共谋,制造虚假信息,使并购企业的决策人基于错误的信息、错误的估价而做出错误的决策,致使并购方的并购成本增加,从而降低协同效应,致使并购活动失败。以产业投行思维来推动企业并购,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采取分步并购的方式,即先进入小部分股份,成为被并购方的小股东,进而有权参与目标企业的经营和财务决策,并购方在对目标企业进行了一段时间的了解和考察基础上,认为目标企业的价值较高,并购对企业产业发展有利,则可以进一步收购其股权,终达到控制该企业的目的。同时,这种再次的股权介入由于享有优先购买权而能大大降低收购成本。但如果并购方认为目标企业管理、经营等方面与前期调研出入较大,或者并购后的整合不利以至于双方利益无法协调,则可及时退出股权,相对于一次性收购方式,由于参股比例较小,退出股权的损失要小得多。同时,分步并购方式也能有效的降低目标企业的敌意对抗,有利于并购过程的和谐、有序。这种方式关键是参股后并购方对于目标企业要加强学习这当是可遇不可求的,尽管并购方在前期占有较小股食品清洗设备份,但也要不遗余力地参与企业的各项决议事项,有条件可以考虑派员参与该企业的经营管理,充分了解企业实际情况,为下一步的决策奠定基础。考虑到可能存在的相关抵制及反对情绪,新股东可以通过签署保密协议、屏蔽媒体追踪和公众关注低调进入战略公司,也可以寻机采取“搭便车”的方式作为其他公司合作伙伴的身份进入新公司。

  并购后的整合

  并购后的整合是产业投行思维与金融投行思维之间十分重要的区别。以金融投行思维推动企业并购,金融投行作为并购的第三者,往往只关心前期的技术层面的工作,对于后期的整合工作,由于周期较长且回报比较慢,投行机构一般不参与,致使后期的整合工作容易脱离前期并购思路,或者整合中所暴露出的问题也是前期方案中所未能预期的,导致并购活动困难重重,甚至其后的整合成本远远大于收购成本。而以产业投行思维推进企业并购,前期调研主体和后期整合主体都是并购方本身,这就保证了并购整合活动中思路的一致性,增强协同效应,防范化解整合中的问题。

  成功的整合是将并购企业和目标企业纳入到企业发展战略框架中,卓有成效的进行全面整合。文化的融合是长期过程,在并购的前期就应做好文化整合的准备。在前期调研中,对目标企业的文化了解是比较重要的内容,在参股目标企业的同时,也要加强与目标企业的文化交流和文化渗透,通过各种渠道达成文化认同。完成并购后,就要求企业高管有明确的思路,从解决棘手的问题入手,以此为突破研究如何将两个企业的文化结合起来形成协同效应。如海尔集团在并购中运用独特的企业文化———造物先造人,来盘活目标企业的有形资产,向目标企业培育和树立具有本企业特色,积极向上的企业精神,规范企业行为,振奋职工精神,完善企业内部管理,激励职工积极性,确立企业经营管理理念和发展战略,促使企业协调发展。

  总之,多年来主导我国并购活动的金融投行思维过分注重了形式上的完美,而忽视实质的因素,过分强调技术层面而使并购双方融合的弹性不够。相比较而言,产业投行思维更强调并购方思维的力量,使并购活动不仅仅局限在资产收益率、利润率等财务指标和行业前景等方面,而更强调产业资本的融合、人力资本的融合、文化资源的融合等等企业运作层面的现实问题,而这恰恰是主导并购成功的主要因素。

电动升降货梯
饲料药物添加剂
三星电器售后服务电话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