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中国往事怀念那些已然逝去的大师们

2020-09-15 08:04:57 来源: 柳州信息港

穿越中国往事:怀念那些已然逝去的大师们 不敢从心所欲 7月11日,对于中国文化界来说,是一个哀恸的早晨。93岁的任继愈先生静静地合上了双眼。 把传统贤人的风范转化为新时代的知识分子情操,把传统道德的忠孝转化为对国家和人民的忠诚,任继愈为人与为学堪称中国学者的典范。经历了风云变幻的20世纪,任继愈焚膏继晷、矢志不渝的学品人格,备受世人赞慕,毛泽东誉其为凤毛麟角,人才难得。 人生的目标是什么?曾有学生问任继愈。他沉思良久,缓缓答道:只讲自己弄明白了的话。古人云: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任先生在80岁时,却特意请人治了一枚印章,只六个字:不敢从心所欲。以这样平静而快乐的心境,以这样谦逊而练达的笑容,以这样积极而稳健的姿态,20世纪风云变幻的中国文化舞台上,一直有着任继愈活跃的身影,他飘逸的性格和卓越的见识,填补了一代又一代中国学子的心灵空白和文化沟壑,为后来者点亮一盏指路明灯。(袁新文) 智者光耀未来 7月11日,9时整,98岁的季羡林先生驾鹤西去。 2003年起,季羡林即缠绵病榻,温家宝总理曾五次探寻病情,称赞他对民族不渝的信仰、对国家坚忍的担当。6年病榻生涯,季羡林经历了心肌衰竭、左腿骨髓炎、心脏病的考验,写下20多万字的《病榻杂记》。在这部书中,96岁高龄的季羡林先生坚定地请外界将加在自己头上的三顶桂冠国学大师、学界(术)泰斗、国宝摘下来。 真情、真实、真切是季羡林的处世原则,在一生对国学的探究中,季羡林秉承唯有真情相待,方能坦诚相见;唯有真实为事,方能有为当世;唯有真切处世,方能心阔坦荡。 季羡林永远目光澄澈,思维敏捷,神情淡定。他仿佛一面镜子,照射出世间的庸碌与混沌。他像是不知疲倦的导读者,以自己对祖国的思考、对民族的期待、对生命的真诚,在下水道疏通机一个世纪的漫长征程中,引领人们打开了中国文化通向世界的大门。(刘阳) 中国话剧化石 7月2日15时20分,被誉为中国话剧活化石的欧阳山尊,带着他复排话剧《日出》的心愿,走完了95岁的人生。 新中国成立初期,山尊先生曾经与焦菊隐、梅阡和夏淳一起,积极探索中国话剧与戏曲的相互融合,构筑了北京人艺现实主义话剧风格。他所执导的《春华秋实》、《日出》等剧作,成为百年话剧的经典之作。 人生的最后几年,山尊先生仍为中国话剧殚精竭虑。他提出北京人艺应该到中关村去体会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应该到农村去了解国家的三农政策,戏剧应该回到生活中,回到大众中去,不能站在大众头上指手画脚,自命不凡。如今有些戏观众看不懂,只是一些人的孤芳自赏,不是大众化,而是化大众,这样的戏剧脱离了群众。 生于忧患,老于安乐,留得余年,报效祖国。山尊先生伴随着中国话剧成长,栉风沐雨,披荆斩棘。如今,这位中国话剧最忠实的守望者已经离去。他那不舍的转身,仍然回望着中国话剧的血脉,召唤着话剧舞台的赤子之心。(杨雪梅) 人民的科学家 10月31日8时,一位98岁的老人安静地在北京逝世。他可以骄傲地说,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祖国;他可以坦荡地说,为新中国的强大贡献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外国人能造出来的,我们中国同样能造得出来。1955年,他铿锵有力地说。5年后,他的话变为了现实。他对中国的贡献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人们不得不用中国航天之父、中国导弹之父和火箭之王这些夸张的称号来指代他,虽然他一再强调自己只是沧海一粟。 作为一个时代的巅峰,钱学森的逝去唤起的并不仅仅是国人对曾经的两弹一星的雄奇伟业的回望,更唤起了国人对未来岁月的凝重思考。生前,他无数次关注中国的教育,关注创新人才的培养,关注科学与艺术的结合,关注未来中国的科技发展,如今这些思考正成为中国人的思考。 成就无数,荣誉如海。而他最看重的仅仅是人民科学家这样的称号。他的离去,留下了耀眼的光芒,也照亮了来路。(董洪亮) 要为国家争气 1903年出生的贝时璋院士,很长时间以来一直是最年长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他的离去,带走了那个世纪所特有的科学理想与科学情怀。 仅有知识要解开生命的本质可能是远远不够的,人类现在对这个问题是更清晰了还是更为糊涂了呢?贝时璋的一生,就是用生命探索生命奥秘的一生。因为他,中国生命科学从上世纪初就开始了从宏观到微观的生命现象研究,不仅迈出了探索空间生命的第一步,而且开始寻求细胞、分子乃至纳米层面的生命构成理论。 他从未停下追求真理的脚步。从他的家到实验室,有2000多步,这条路他不知走了多少年。在去世前一天,这位百岁老人还在和几位科学家讨论2009年度的诺贝尔奖的问题:我们有的科研成果其实离诺贝尔奖并不是很远,也许就一步之遥。贝时璋曾说:一个真正的科学家,首先要热爱科学,不是为名为利,而是求知求真,为国家做贡献。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实践的。(豆腐皮机厂家袁晞) 穿越中国往事 冬日的暖阳澄静、宽柔,花喜鹊张开双翅,扑棱棱掠过古树疏离的枝丫。光影斑斓的海子边,荷花市场依旧人来人往,金发碧眼的游人悠闲地踱着步,兴致勃勃地穿越迷宫般的北京胡同、穿越迷雾般的中国往事。 11月23日,95岁高龄的杨宪益驾鹤西去。杨宪益生前几乎翻译了整个中国。这是学界的感慨;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这是老友的怀念;今天,在中国文化的漫长征程中,翻译这座连接中国与世界的桥还牢吗?这是媒体的质询;露华之美在于它的纯净、透明,一瞬间离去,是洒脱,也是升华。这是友的哀悼。东风吸污车p> 杨宪益走了,15个日夜转身成忆,那终生不曾离手的烟斗、那淡泊安谧的姿态、那无欲则刚的浅笑、那洞悉东西方文化命理的深邃眼神,恍惚间远行者未曾远去。是非论定他年事,臣脑如何早似冰。在这个纷繁扰攘、形色匆匆的万丈红尘中,杨宪益一个单薄的名字却真的穿越了中国往事!(张贺) 速描均为罗雪村绘
重庆白癜风医院排名
重庆专业白癜风治疗医院
重庆哪家白癜风医院较正规
重庆白癜风专业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