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皇后驾到 六十六集 请帖

2020-02-15 18:19:13 来源: 柳州信息港

小皇后驾到 六十六集 请帖

王亮在安阳城,每日的工作都是单调乏味的,好不容易自家先生来到了抚州,好不容易又有了新的案件,王亮怎么会错过这个刺激的事情呢?此时的王亮却表现得不是很兴奋,他丧着脸,看着身旁的小毛驴。颓着脸,不是说好去办案的吗?为何自己要牵着这一个任性的小毛驴?王亮不由得看着前面的先生还有阿朵姑娘越走越远,他急忙大叫:“先生等等我啊。“拉起绳子就往前拉,无奈,自己使出再大的气力,那小毛驴却是纹丝不动,呀呀兴奋的叫个不停。

之前看阿朵姑娘带着小毛驴的时候,也没见着如此费力,为何自己牵着如此费力?

王亮嘀咕着,又一个用力,好不容易,这个小毛驴才迈开了一小步,再抬头,王仪和阿朵都快没有了踪影。

好不容易王亮终于赶上了王仪等人,呼哧呼哧的大口喘着粗气,一抬眼,乖乖,王仪等人停下的地方可不就是自己上次见到那个东西的破旧茅草屋前吗?

王亮止不住哆嗦了下,靠近了王仪问:“先生,你说的失踪人口,是在这里地方失踪的吗

?“

“还不清楚。“王仪看了看哆嗦的王亮问:“你怎么如此害怕。“

“先生,这个茅草屋,就是我撞见那东西的地方,你等下还是小心点,不不不,你等下,还是不要进去的好,指不定,那个东西就藏在附近。“王亮看了看周围,说。

“可是,阿朵姑娘已经进去了。“王仪挑了挑眉头,笑着指了指前方。

王亮一看,果真,那阿朵姑娘毫不害怕的跨进了茅草屋墙面坍塌的洞。王亮吞了吞口水,还是跟着王仪进到了那个茅草屋中。

一进去,首先印入眼帘的就是散落到处的茅草,还有一些个染满灰尘的瓶瓶罐罐,却没有看到什么人或者尸体什么之类的。

这个地方,一看就是许久没有了住,到处都布满着蜘蛛丝,散落在地面上的茅草,上面或多或少,都有着淡淡的灰尘。

王亮战战兢兢的跟了进来,却觉得十分的意外,他来到一个角落,这个角落却是空荡荡的,可是他明明看见,那个东西,是在这里吃着什么,抬起头还满脸血迹。可如今这里为何什么都没有,就连血迹都没有。

王仪刚踏入茅草屋后,只是四处看了看。王亮对着王仪说:“先生,我看到的时候,它明明就躲在这里吃人,为何,现在什么都没有?“

王仪顺着王亮指的地方看,的确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王仪用脚拨开了上面铺的茅草,露出了下面颜色略微有些差距的茅草,说:“看来,那个东西,还懂得掩盖自己的痕迹。“

说完,眼睛停在了阿朵的身旁,只见阿朵姑娘停在了茅草屋的另一个角落,那个角落堆满了厚厚的茅草,周围,却是一点蜘蛛丝都没有。

王仪走了过去,王亮则是小心翼翼的跟在了先生身后,小声的嘀咕着:“先生,小心点,说不定那个东西,就藏在这里。“

王仪微笑的说:“这个里面,不会是那个东西,应该,就是你看到的被害者了。“说完,王仪拿了根柴火,伸手将那些堆砌的茅草都抹掉后,里面竟然露出了个草席。

草席还滴滴的渗出还未凝固的血迹。

王亮发抖的说:“这个,这个,不会是,被杀的人吧。“

王仪摸了摸那还不算旧的草席,上面的灰尘倒是没有多少,道:“也有可能是刚死不久的人。“但是这一切都还只是猜测,再细致的,该去找仵作了,虽然王仪也不知道,镇府司衙的仵作还在不在。

王仪想了想,对王亮说:“你去附近找一个板车,我们把这个尸体也运回去。“

“好,好。“王亮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呆了,于是拔腿就跑,意外的是,外头的小毛驴看着王亮跑了,自己竟然也开心的跟着王亮跑了出去,这下跑起来可以身轻如燕呀。

茅草屋内的王仪本还想多看看,但身旁毕竟有个姑娘,于是说:“阿朵姑娘,你若是感觉害怕,可以先出去等等。“

阿朵摇了摇脑袋,看着王仪说:“我要保护你。“

王仪愣了愣,说:“这里暂时没有危险,那个东西也不在这里,何谈保护?“

阿朵认真的看着王仪,伸手指了指头顶,道:“那个东西,在上面。“

阿朵如此认真的说完这句话,让王仪也不自主的哆嗦了下。

那个东西难道在屋顶上?难道,从一开始,它就在屋顶上看着我们?

王仪脑海中忍不住快速转动着,若是那个东西攻击了我们,那王仪怎么说都得让阿朵姑娘先跑,毕竟,她是个女孩子。

阿朵眨巴眨巴眼睛,正看着冷汗直冒的王仪,只是浅浅的微笑着,露出脸蛋两边的小酒窝。

离开了酒店,常子君带着翠儿,去到了自己表哥的住处,刚进了院儿,世佳公子就兴高采烈的迎了出来,带着肥胖的身躯一摇一摆的说:“我就知道表妹不会不理我的,若是表妹愿意回来住,那表哥马上为表妹开个房间。“

常子君笑眯眯的道:“这里的房间可是难顶得很啊,若我回来,表哥难不成会把房间让给我,自个儿露宿街头?“

“哈哈哈,只要表妹愿意。“世佳公子呵呵笑着说。

“表哥说笑了,表妹可不敢怠慢了表哥。回去岂不是要被爹念叨?表妹这次前来,也是爹爹托付的,说之前因为一些原因,拍卖会改了时间,这不,又让我把请帖给拿了过来。“常子君笑着,接过翠儿递过来的红色卡片,递了出去。

“那要谢谢表妹为我费心了,若是我他日飞黄腾发了,定忘不了表妹。“世佳公子笑呵呵的说,接过了卡片,摸了摸,点了点头,说:“表妹回去转达给令堂,帖子我收到了。“

常子君看了看帖子,笑着说:“表哥可要确认好。这不就一张空白染了色的纸张?可不要说表妹给调换了。“

“不会,这个是真的,表妹有所不知,这个纸张看起来是空白的,实则里面大有门道,若是知道了门道,就可以知道上面的字样了。“世佳公子伸手将卡片递给了身旁的管家,管家伸手摸了摸,小心的收了起来。

常子君眼睛一转道:“那真是奇特了,不知道上面写了什么字?表哥愿意跟表妹说说?反正表妹我没有那请帖。“

世佳公子一听,眼睛乌溜转了一圈,也是有理,于是道:“上面写着我的名号,世佳公子。“

“哦,原来是这般,那表哥可否把请帖借给表妹我再观察下,是否能摸出个什么?“常子君道。

常子君看了看世佳公子有些犹豫的神情,转眼可惜道:“若是表哥不愿意,表妹也不会介意。“

“表妹别这样说,只是一张请帖,自然是愿意的。“说完用眼神示意一番,那个管家又将请帖重新拿了出来,递到了翠儿的手里,翠儿再递给了自家小姐。

常子君双手接了过去,摸着请帖,站起了身子,走来走去,似乎在仔细研究着。

世佳公子眼睛只跟随了一小会儿,便抬手喝了口茶水,过了好一会儿,那常子君才坐在了位子上,叹了口去,说:“哎呀,表妹还真是看不出来,算了,还给表哥吧。“

说完,常子君将请帖亲自交到了世佳公子的手上,手上嘱咐道:“这么重要的东西,表哥可要,小心收好。“

世佳公子笑了笑说:“表妹真是体贴”。刚想将帖子放在管家手上的时候,常子君突然开了口:“表哥这么重要的东西不用什么装起来吗?我跟翠儿买了个盒子,表哥还是小心装起来吧。翠儿。”身旁的翠儿递上了一个精致的木盒子,世佳公子笑着将请帖放了进去说:“表妹有心了。”

“那可不是,要是表哥丢了还不怪我了,当然小心点好。虽然我还不懂帖子的内容。”常子君笑着说。

世佳公子将木盒交给管家后,看着管家小心收了起来后,才笑着对常子君道:“表妹不知道里面门道,自然不知道。“

“是啊,我知道了那门道也没有用,我只是个女孩子,终归是要嫁人的。罢了,表哥我就先告辞了。“说完常子君倒是没有给世佳公子挽留的机会,径直走出了房间。

离开了世佳公子的院落,重新走回大街上的常子君,一扫之前的幽愤,神色清爽。

翠儿道:“小姐,你不是想帮徐公子的吗?怎么又?”

“你懂什么。”常子君噙道。

“是不太懂。”

“你自然不懂,徐公子懂就好了。”

”那我们现在还去东市买东西吗?“

“自然不了,本小姐心情好,回去找徐公子。对了我让你找的人,带的信,你带到了吗?”

“带到了,小姐。”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