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析】明知丈夫出轨,能否继续去爱?“毕业”

2020-03-31 10:09:03 来源: 柳州信息港

第一次见到扶桑花,是在厦门南普陀寺。其时正往山上爬,冷不丁从岩石的狭缝里伸出一朵火红的大花,有些晃人眼的俗气。待得从山上下来,已是细雨霏霏,水雾缭绕,原先有些俗气的红花,中间长长探出的花柱前端密集的花蕊沾满了细密的小水珠,仿若梨花带雨的女子弯弯翘起的睫毛,晶莹在将坠未坠间现出楚楚动人的韵味,倒惹人怜惜了。转道万石植物园后,在铭牌上进一步结识了它——扶桑,别名佛桑、朱桑、大红花,华南普遍栽培,花期长几乎终年不绝。更记住了“管理简单、易养”的字眼——似乎在说,它命“贱”。
严歌苓的长篇小说《扶桑》,多年前在学校图书馆见过,短暂翻了一点,那时年轻、浅薄,见到内容介绍是讲一个 的爱情就红着脸果断地放了手。多年以后已是人到中年,历岁月的洗礼和沉淀后,不敢说心有多厚重,但至少不再浅薄,眼睛甫以触碰到“扶桑”两个字和大红的封面、扉页,心就活泛了,那朵氤氲在时光里的扶桑花适时再次绽放。我固执地以为,此扶桑,彼扶桑,二者合一也。
严歌苓写《扶桑》还是二十多年前,不到四十岁,又刚和美国丈夫结婚不久,正是 尚充沛、中西文化碰撞尚激烈的时候,这种情况下写出来的小说《扶桑》不免言辞犀利,主题尖锐,内涵深刻,情感满溢,少了后期小说的冷静、理性和超脱。但不得不承认,《扶桑》是一部意义非凡的作品,也是她的代表作之一。
扶桑,本是湖南茶山上一个种茶的女子,还在襁褓中即被许配给了广东一户人家的少爷。两个人还没结婚少爷就漂洋过海到旧金山“淘金”去了。后来,到了夫家被当作牛马使用的扶桑被人贩子诱拐,跟着人家出海寻找自己从未谋面的男人,一下船即被卖作了 。扶桑以超然的隐忍应对肉体和心灵双双遭到的没有人性、没有穷尽的摧残,并与12岁的白人男孩克里斯发生了不可思议的、罪恶又唯美的爱情。年龄、种族、宗教、文化、身份、国别等的巨大差异,注定这场爱情是竹篮打水,雾里花水中月一样虚空,悲剧性不可避免。再后来,扶桑发现将自己从拯救会抢走的那个叫大勇的男人正是自己要寻找的丈夫,故在大勇被抓即将绞死的刑场上做了大勇的新娘,也绝了自己和克里斯的爱情,带着大勇的骨灰踏上了“回家”的路。
在严歌苓的笔下,扶桑美得不可方物,美得让人嫉妒。浓密的黑发,庞大的发髻,镶着刺绣的红衫,健壮滚圆的肉体,柔细温暖的肌肤,还有玉兰花苞一样的三寸金莲,都让人疯狂着迷。更让人痴醉的是扶桑那一陈不变的、波澜不惊的微笑,那淡漠一切苦难和丑陋的静默,那接受一切包容一切的隐忍和宽容。扶桑的美,是从骨子里自然冒出来的美,是原始的、本真的美。可是,这样一个尤物,却是最最卑贱的 ,男人们在扶桑门外排起了长队,她更被动地挑起了旧金山华人街一场血雨腥风的械斗。
甚至是12岁的白人男孩克里斯,见她的第一眼就没有理由地爱上了她,被她吸引得丢了魂魄。“每个女人都有最美丽的刹那——一瞬间的怒放,要紧的是你这空前绝后的怒放被谁有幸看见。”扶桑的怒放,不早不晚,恰恰好被克里斯看见,又恰恰好被克里斯懂得。“情人眼里出西施”,何况面前的人儿还真就是西施,在克里斯的眼里,扶桑哪儿哪儿都是美的,她服侍他喝茶是美的,“她撮起的嘴唇和垂下的睫毛使她脸上出现了母牛似的温厚。她每吹一口气,半透明的绸衣就变动一回光影。这样的光色大大夸张了里面肉体的形状和动作。他看呆了。她这时勾下颈子,倾斜了茶盅,用嘴唇轻沾一下茶面。然后她一手拭着沾湿的嘴唇,一手将盅子递回。她微微一笑。克里斯再次确定,他从未见过这样一系列女性动作。他看呆了。”她嗑瓜子也是美的,“他没有发现任何一个中国女子如扶桑那样嗑瓜子:那样绷紧嘴唇,在瓜子崩裂时眉心轻轻一抖,仿佛碎裂了一个微小的痛楚。再那样漫不经心又心事满腹地挪动舌头,让鲜红的瓜子壳被嘴唇分娩出来,又在唇边迟疑一会儿,落进小盘。那样清脆细碎的唇齿动作使她的缄默变成极微妙的一种表达。”她拆鱼头吃也是美的,她吸吮炒田螺还是美的……严歌苓丝毫不吝惜笔墨,反复多次描写克里斯眼里的扶桑如何将茶吹冷,如何嗑瓜子,如何吃鱼头,如何吮田螺,写得那样细腻,那样唯美,美得让人心疼——扶桑是被迫的、给千人万人蹂躏的 ,这事实犹如一根卡在喉咙里的鱼骨,时时用尖利的疼痛提醒着我们。
在严歌苓的笔下,扶桑又是有些迟钝和痴呆的,脑子里似乎永远少了一根筋。一船被拐的女子,几个月的海上行程,缺吃少喝又时时与病人死人相伴,到达目的地时仅剩三十余人,扶桑是其中之一,还是唯一依然保持健壮、肉感的人,处境的恶劣丝毫不在她眼里,再坏的吃食她也能吞下去;别的 都会卖弄风骚吆喝招客,扶桑却永远也学不会,或者说是不会学,哪怕被打得遍体鳞伤,哪怕被“妈妈”们一卖再卖;扶桑对所有人保持着微笑,眼神懵懂迷离,被一个又一个嫖客撕扯、糟蹋还能在肉体的疼痛中捕捉快感,做着满足的迎合,哪怕是下体流着血,也能云淡风轻地用水一冲了事;迷恋她的嫖客一个个许下再回来娶她的诺言,扶桑却永远记不住任何一个嫖客的名字……
唯一例外的是克里斯。扶桑记得克里斯的名字,记得克里斯的样子,记得克里斯给她的所有感觉。于她来说,克里斯并不是嫖客,而是她的情人、爱人,是以她 的身份,以她黄种人的身份,以她成年人的身份,不能爱也不该爱但偏偏就爱上了还离不了的人。在旧金山华人街被白人疯狂破坏、毁灭的夜晚,在那驾没有马的漆黑马车里,被报复的白人不停涌上来 的扶桑,却能从黑暗混沌中“认”出 她的克里斯,偷偷揪下他外套上的一颗铜钮扣,将之藏在她庞大的发髻里一直带着。在大勇决定不再囚禁她,只要来找她的人能让她记住名字就把她嫁给来人的时候,她穿着大红的绣满花的礼服,足足等了克里斯两年。
原来,扶桑不是不记得,而是不愿记,不屑记,她的心很小,小得只容得下她在意的那个人。低到尘埃里又怎样?心也是欢喜的,尘埃里也是要开出花来的。至于说肉体的折磨,当肉与灵分离,肉体的痛楚也就变成了 的快感和享受;而心灵的摧残,当站在灵之上,选择性地对不在意的人和事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心是笑着的时候,外界的所有便都成了心的映射,是欣欣然美好的样子。对所有的苦难,扶桑都选择了隐忍,以跪的姿态一一包容、接受,一旦接受了,苦难便不再成其为苦难,“受难不该是羞辱的,受难有它的高贵和圣洁”。扶桑犹如一头温柔可爱的小兽,她的跪就是动物最原始、最纯洁意义上的跪,没有任何外延和赘生物,她用这纯粹的跪许了自己内心无限宽广、无限可能的自由。“原来宽容与跪这姿态是不冲突的!克里斯在七十岁这个失眠之夜突然悟出这一点。在跪作为一个纯生物的姿态变成概念之前,在它有一切卑屈、恭顺的意味之前,它有着与其所平等的、自由的属性。”
扶桑,首先是茶女扶桑。茶,南方之嘉木也,吸天地之灵气,纳日月之精华,水里火里去得,热里冷里经得,只要不死,根都要长长地在地底下延伸,一直伸到它找到活路的时候。这是茶性,也是禅意,更是某种代代相传的印记。茶是起源于中国的饮品,是中华民族的举国之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国人都或多或少是茶人,身上都或多或少染了茶性。即便是被迫成了 ,扶桑骨子里还是茶女,她的茶性被严歌苓塑造得达到了极致,也成了一个完美的寄托。
扶桑的背后,是千千万万走出国门奔赴海外淘金的劳工,他们的目的非常明确,是白人的腰包,是怎么在异国他乡活下去,又带着钱财回到故乡亲人的身旁。在白人的地盘上,为了将白人腰包里的钱掏出来,男人们做苦力,女人们做 ,都在用自己的途径和方式尽量不与白人发生冲突地谋取生存所需。他们都有共性,隐忍,忍一切可忍忍一切不可忍,说它是奴性似乎更准确。在白人眼里,拖着长辫子的、黄皮肤黑眼睛的华人,愚昧无知,卑贱可耻,软弱可歁,就像下水道里肮脏的老鼠,或是街道上臭不可闻的垃圾,他们无法容忍这样的低劣种族来他们的嘴里抢食。华人想方设法要扎根,白人想方设法要斩根,矛盾便不可调和,冲突、流血、殒命便不可避免。
在《扶桑》中,大勇应该算是最先觉醒的华人代表。他对自己的同胞残忍,但更令白人胆寒。他用胸腹前亮闪闪的一排飞镖宣示了他的觉醒,他一次次地与白人警察作对,一次次被逼走投无路跳到海里而后换名字重生,继续在求生存中与白人周旋。他甚至怂恿、组织了劳工的集体罢工。他还率领兄弟把一群白人军人脱了衣裤扔进了海里。然而,落到最后,大勇的觉醒最不像觉醒,就像他胸腹前那排闪亮的飞镖不过是他虚张声势的噱头一样,他根本没有传得神乎其神的飞镖技艺,他也没有明确的远大的人生目标,他先前的勇猛、叛逆是因为他心里还有一个等待他的妻子和家,他要挣够脸面衣锦还乡。当他得知他的妻子被诱到了海外卖作 ,当他不停猜测印证扶桑是不是就是他的妻子,当他意识到他的人生目标轰然一下坍塌,他突然就没了原来的那股戾气,回到了隐忍的劳工“正途”。这注定他成不了华人的英雄,也注定了他最后被白人捉住被绞死的命运,不可能活着回到故乡,而他心心念之的故乡,早已经是再也回不到当初的陌生的地方。
在《扶桑》中,严歌苓设置了一个“我”,移居美国的华人作家,第五代华人移民。“我”不断查证史实资料,与一百多年前第一代华人劳工扶桑直接进行“对话”,对传奇故事进行抽丝剥茧,又反观第五代移民“我”与美国丈夫在理念等方面的认识差异,游离穿插于华人移民史的过去、现在,于频繁的心灵撞击中,展示了一百多年来华人移民真实的生存、生活境况和心路历程。扶桑是成千上万个中国传统女性的缩影,比男性移民更糟糕的是,女人除了必须忍耐那个排斥她们的社会,还得忍耐形形 的在她们身上一边寻欢作乐一边践踏羞辱的男人。扶桑用她优雅从容的微笑,用她宽恕包容的母性,用她超脱于肉体的纯真圣洁的灵魂,真实地“跪”着挺直了那忍辱负重的脊梁,拒绝了以克里斯为代表的、来自基督徒的高高在上的“救赎”。
在西方世界眼里,中华民族是低劣的民族这种谬论由来已久且根深蒂固。无论我们承认与否,这么多年来,华人移民其实一直未能被本地土著真正接纳,他们的处境和遭遇,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最有发言权。严歌苓恰好就是这样一个再合适不过的代言人。从湮没在历史长河中的那样一个卑微群体,她慧眼识珠“复活”了扶桑。读她的《扶桑》,哪怕隔了一个多世纪,泪水的咸味,血液的腥味,脂粉的香味,垃圾的臭味,甚或是屈辱的腐霉味,依然纷纷扑面而来。美丽的扶桑,精致的文字,真实的史料,严歌苓给伤痕累累的躯体罩上了华美的外衣,用心良苦地打造了一曲华人移民的时代挽歌。
合上《扶桑》,那个喜欢着红衫的、始终带着微笑的女子,挪着一双玉兰花苞一样的小脚,以奇异的姿态,从时光深处向我走来。便想起南普陀寺后山崖上那朵沾满水珠的扶桑花,“管理简单,易活”。
——命贱,却又尊贵、高洁。

共 42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走进这篇文章,我们能读懂严歌岑的《扶桑》,能感受到这篇小说的魅力所在。这篇赏析文章复述了小说中不少的故事内容,在这些故事内容的基础上展开了对人物的剖析解读,从而把小说中的人物形象立体地展现在我们面前,让我们看到了严歌岑描写人物的功力,看到了其小说中人物形象的鲜明个性。作者透过人物形象的分析,把故事中人物生活的环境、命运与小说背景时代众多华人移民的环境、命运对照,揭示了这篇小说的现实意义,并透过笔下的人物反映了众多华人移民的悲惨命运,从而完成了对这篇小说的主题和意义的揭示。【编辑:春雨阳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2090014】
1 楼 文友: 2018-02-07 21: 7:59 老师的解读中,联系了华人移民们的生活环境,很好地揭示了小说主题的意义,深化了这篇赏析作品的意义。 语文教师
回复1 楼 文友: 2018-02-07 21:59: 1 惭愧。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文字爱好者,您才是真正的老师,有劳您了。对于作品赏析,我没有专业理论指导,纯粹就是读到啥想到啥就写啥。
2 楼 文友: 2018-02-10 20:51:16 祝贺老师,文章精品! 语文教师
4 楼 文友: 2018-02-11 09:25:28 好文章!问好! 倚天观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
5 楼 文友: 2018-02-11 11:14:19 恭喜获得精品,争取更多辉煌。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6 楼 文友: 2018-07-01 19:19:18 此扶桑,彼扶桑,二者合一也。 江山评论部,联系江山与文友的桥梁,欢迎您加入。QQ号:26 59 961.非诚勿扰。碧凯保妇康栓治疗效果
小儿便秘治疗
小儿氨酚烷胺颗粒是否有害
维生素D滴剂是什么味道
本文标签: